Leviathanº_鬼爹的吸猫

孩厨,蝠丑(不逆不拆)DC是我爸爸求别黑

【萨杰】萨拉查船长偏爱的东方把戏

(15分钟后)麻雀:“老萨再来份浴盐!”(呻吟)

鲥鱼刺多:

加5短打,和基友们的深夜犯病脑洞。
CP萨杰,擦边球。
我只怕是个神经病,希望朋友们留我一命让我继续产粮。


我们的故事从沉默玛丽号上打破沉默的不得体惨叫开始。
“等会,我们说好的可不是这样!”杰克船长好不容易挣开箍着自己的手,从勉强可以称做床的台子上跳下来狼狈惊慌地往后退,头巾早不知去了哪,头发里的饰物也无影无踪,湿漉漉的发丝贴着脸狼狈不堪。鉴于他没穿衣服而地上又湿漉漉的,他毫无悬念地结结实实地摔了个跟头。
萨拉查靠近了他。他同样没穿什么衣服,只在腰间围一块毛巾——对一个死人而言挺诡异的——带着杰克所见过的最阴险恶毒的微笑。
“过来,”他命令道,“我说过现在不会做别的。我说到做到。”
“不行!绝对不行!”杰克双手抱胸,警惕得真像一只炸了毛的麻雀。“我宁可你直接干我的屁股,别这么对我求你了!”
萨拉查笑了,有一个瞬间他看起来通情达理——接着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如果是你要求的,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但约定就是约定,我们要先做完这个,再聊你的屁股。”
他钳住了杰克的后颈。
沉默玛丽号上继续传来杰克斯派洛断断续续的,毫无形象的大叫声。


萨拉查,在他活着的岁月里,的确周游过很多地方,清剿过很多海盗,并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他死后,漫长的魔鬼三角的困守岁月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次搜索他的记忆。他有足够的无尽的时间将每一项曾学到的东西磨练得炉火纯青,无论是光明正大的,还是不那么光明正大的。
在这些技术里,他最喜欢的莫过于来自遥远东方的那些可称“文化”的东西,那些不动声色地折磨人的把戏。
萨拉查相信有一个契机,会让他得以将这些技能使用出来……在他唯一执念的人身上。
杰克·斯派洛。
他现在抓到了这只小麻雀——老麻雀。这只狡猾的鸟儿在他的手下,仰着头,被迫驯服的一个姿势,脆弱的喉结颤悠悠地滑动。数十年过去了,他变得更油滑,更精明,但他还是当年那只在桅杆上跳跃的小雀鸟,乌溜溜的黑眼转动着,拖长了一副满不在乎的腔调同自己油嘴滑舌,露出堪称狂妄的笑容挑衅海上屠夫的幽灵。
杰克斯派洛被他捆绑在桅杆上,腰背被笔直的桅杆顶着不得不挺得笔直,他跪着,脸正对着死人船长的胯间,剥掉碍事的大衣就能看见从腰到臀到大腿那道转折又饱满的线条。
萨拉查的手指揉弄他的嘴唇,堵住麻雀船长的喋喋不休,收获的是他的眼神——噫你这样有点gay我还是更习惯女孩子这么摸我。
于是萨拉查就拿起剑,沿着那道纤长细瘦的,带着阳光的棕色和加勒比的咸腥海水味的颈部划下去,割破层叠的衣服,露出他同样不够强壮但结实修长的胸腹,将属于死人的手指落在他胸口上。
他盯着杰克的胸口,起伏的浅麦色皮肤——活人的皮肤。
萨拉查的手指意味深长地摩挲着杰克左边靠近心口的皮肤,连着那粒细小的深色凸起一起揉捏拨弄,明显不过的骚扰。
“你是个肮脏的海盗。”他嘶哑地说,“但我有办法让你变得合我心意……享受吧小麻雀,这是萨拉查船长特意为你准备的。”
“你要杀了我?”
“不,我要洗干净你……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用我偏好的方式,扒掉你的皮,让你呻吟,然后求饶。”












然后,伴随着杰克船长的求饶呻吟和丢脸的大叫,他用搓澡巾字面意义上地搓掉了船长的一层皮。
东方搓澡技术就是好!


END
锅不只是我一个人的!

评论

热度(176)